拉卡泽特已经渐渐的把这种不甘给埋在心底了完

    “你的两个耳朵都有拴马桩。”军师摊了摊手:“你只是用面具来挡住脸,但是耳朵的特征还很明显。”
 
    只是用面具来挡住脸,但是耳朵的特征还很明显!
 
    听了军师的话,拉卡泽特只有一个想法,那就是——千万不要和太阳神殿为敌!他们能把你调查出个底朝天!
 
    军师微笑着说道:“我知道,你现在可能会想,以你的实力,从我和阿波罗联手之中逃离并不难,逃脱之后,就算是不回死亡神殿,也可以隐姓埋名,过个富家翁的生活,可是你有没有想过,你的家人怎么办?死亡神殿能够放过他们吗?”
 
    听了这话,拉卡泽特一时间言语有点滞涩了,喉咙上下滚动了几下,却完全没有声音发出来。
 
    “你不可能摆脱死亡神殿的毒手,除非你投靠另外的势力。”军师说道:“譬如……太阳神殿。”
 
    “我没想过这些,从来没想过。”拉卡泽特默然说道。
 
    他又看了一眼先前的战场,死亡神殿还从来没有遭受过这种程度的惨败,这简直惨到了一定境界了!
 
    全军覆没!只剩光杆司令!
 
    而援军那边的枪声也渐渐停止了,寥寥几声枪响,说明还有人还在抵抗,可已经起不到什么决定性的作用了。
 
    “现实情况,你也都看到了。”军师摊了摊手:“我相信你比我还要清楚的多。”
 
    “其实,如果不是看在你当初也是被人逼迫的落入绝境,军师根本不会说出招安你的话来。”苏锐这时候走过来,摇了摇头,说道。
 
    拉卡泽特深深的看了苏锐一眼,然后说道:“我之所以会杀掉那个富豪的妻子,完全是因为她酒后开车撞飞了一个小姑娘,不仅没救人,反而还二次碾压,把人活活轧死了。”
 
    是可忍孰不可忍,所以当时年轻气盛的拉卡泽特才选择了出手。
 
    也正是因此这次见义勇为,才给对方带来了长达十年的牢狱生涯。
 
    卡门监狱……那个地方的混乱程度简直是超出人类想象的,那是世界上最黑暗的角落。
 
    能够在卡门监狱里撑上十年都没死,也算是相当不容易了。
 
    如果不是看在这个拉卡泽特和自己有类似经历的份儿上,苏锐怎么可能会选择招安他呢?
 
    加入太阳神殿,首先就得看人品,其次才是看实力!
 
    “如果你愿意的话,我是可以让你加入太阳神殿的,如果你不愿意的话,我也不会强求。”苏锐耸了耸肩,“当然,你就别想活着离开此地了。”
 
    说话间,苏锐的四棱军刺一横,乌光暴闪。
 
    看着那军刺,拉卡泽特的拳头握起来,又松开,又握了起来。
 
    从他的动作之中就能够看出他的心里面是怎样的挣扎。
 
    苏锐的确是和拉卡泽特有着相同的经历,但是他并不打算现在就和对方聊这个事情。
 
    “还有,你难道就不想见见你的家人吗?”苏锐微笑着说道。
 
    听了这句话,拉卡泽特瞬间便变得窒息了起来!
 
    他当然想见见自己的家里人了!
 
    死死的盯着苏锐,他说道:“你现在把我的家人控制住了?”
 
    “确切的说,并不是这样。”苏锐摇了摇头:“你又不管他们,我只是把他们接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,隐姓埋名了。”
 
    “你用我家人来要挟我?”拉卡泽特听了,浑身的气势陡然升腾起来,双拳紧握,处于了随时爆发的边缘!
 
    “错错错。”苏锐并不介意拉卡泽特这样说,摆了摆手,纠正道:“你应该知道,如果你有朝一日离开了死亡神殿,他们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家人的,我们只不过是提前把他们保护起来了,你说呢?”
 
    苏锐说的确实没错,但是……这件事情怎么看都像是在以拉卡泽特的家人相要挟。
 
    “不光是你,我们还找到了不少目标人物,全部都把他们的家人保护起来了。”军师说道:“想必你对死亡神殿的认知比我们更清楚,知道背叛他们会带来怎样的后果。”
 
    拉卡泽特默然了,他的确清楚的知道后果——不仅他要死,甚至他的家人也很难幸免——死亡神殿是要以此来杀鸡儆猴,以前也是有过这方面的先例的。
 
    “我可没说我要背叛死亡神殿。”拉卡泽特说道。
 
    苏锐摇了摇头:“那这样一来,问题就又回到原点了,不背叛,还是死路一条。”
 
    拉卡泽特沉默了,他并不是傻子。
 
    “你是想死,还是想和家人在一起?”
 
    苏锐说道:“我知道,这些年里面,你应该并没有做过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,但是无论你做过什么,只要从现在开始,离开那个邪恶的地方,你就是全新的拉卡泽特。”
 
    “我现在不能做决定。”拉卡泽特说道:“我想先见见我的家人。”
 
    他并不想立刻加入太阳神殿。
 
    离开死亡神殿,再立刻加入另一个组织,这让拉卡泽特感觉到很疲惫,而且,他对阿波罗和军师并没有多少感觉——无论是好感还是恶感,都没有。
 
    他为了死亡神殿效力了好几年,虽然内心深处并不情愿,可骤然脱离开来,也感觉到很怪异。
 
    “我同意。”苏锐说道。
 
    他和军师最近达成了一个共识,那就是,西方黑暗世界已经越来越波云诡谲了,太阳神殿急需吸收顶尖的战斗力,否则的话,一旦面对强敌,战斗力可能就要跟不上了,十二神卫不可能永远没有伤亡。
 
    这个拉卡泽特本来就是西方黑暗世界的新星,如果不是那次见义勇为的出手,本该前途无量的,人生经历让人很是唏嘘。
 
    并不是所有的死亡神殿成员都是坏人。
 
    如果拉卡泽特能够加入太阳神殿的话,那么苏锐的手下会多一个高端战力,甚至双子星联起手来都可能不是他的对手。
 
    听到苏锐说出同意的话来,拉卡泽特先是意外了一下,然后说道:“你就不怕我把他们带跑了?”
 
    “只要你不带他们回到死亡神殿,从此不与我为敌,我何必管这么多呢?”苏锐摊了摊手,笑道:“要走就走好了。”
 
    这让拉卡泽特更加吃惊了。
 
    “万一我和你继续为敌呢?”他问道。
 
    “你问出这句话来,说明和我继续为敌的可能性很低了。”苏锐微微笑道:“我想,死亡神殿把你弄过去进行改造,虽然强大了许多,但已……我想,你的心里面应该不会太好受吧?”
 
    被整成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,当然不会好受!
 
    虽然现在实力变得强大了,但是拉卡泽特并没有一味的沉浸在实力的提升之中,他要的不是这个!
 
    他相信,如果没有这些改造骨骼的话,他同样可以变得像今天一样强大!
 
    改造骨骼短时间内提升了他的防守强度和爆发力,但是却杜绝了他未来的无限可能!
 
    可惜的是,现在改造已经完成,拆也拆不掉了,拉卡泽特只能永远维持着这种状态了!
 
    这两三年来,拉卡泽特已经渐渐的把这种不甘给埋在心底了,完全不会再想起来,甚至几乎被死亡神殿洗脑成功,还全心全意的去完成死神交给的任务。
 
    “现在看来,你的心情似乎并不怎么好。”苏锐拍了拍拉卡泽特的肩膀:“你的事情我暂时不管,军师会把你家人的地址告诉你,但是希望你能保密,也许,死亡神殿会追着他们不放呢。”
 
    拉卡泽特深深点了点头,他的眼底已经露出了复杂的光芒。
 
    时隔好几年之后,他的名字终于重又被人所提起。
 
    这是拉卡泽特之前从没想过会发生的情形,可是,当军师喊出他的名字之后,也只有拉卡泽特自己才知道,他的心中是一种怎样的百感交集。
 
    “好自为之吧。”苏锐说完,便转身走开了。